澳门电子游戏 >体育 >世乒赛"跨国组合"成亮点 日本选手目标瞄准奖牌 >

世乒赛"跨国组合"成亮点 日本选手目标瞄准奖牌

2019-10-29 10:09:23 来源:工人日报

  

  苏州世乒赛正赛昨天首先从混双项目拉开竞争的序幕。本届世乒赛最大亮点――“跨国组合”也亮相于看客们的眼前。请容笔者借用三句歌词,对这个“稀罕物儿”来一次全景式展现。

  迟到

  你来到我身边,

  带着微笑,

  带来了我的烦恼

  本来已经跟着中国教练韩华走出一段的法国男选手莱贝松,突然掉转回头,走到混双搭档陈梦跟前,边伸出一只手边说:“See you tomorrow!Good night!(明天见!晚安!)”这种客套词在中国球员之间非常罕见,但如今陈梦却早已习惯了,“他挺绅士的,遇到路窄的地方,他就让我先走。”记者原以为陈梦新染的栗色头发是为了应景儿身边的法国小伙儿,可陈梦却笑着解释:“不是啊!我经常为了好看尝试染成各种颜色。”莱贝松也绝不会因为搭档的发色而在场上产生这样的错觉:我是在和同胞打球吗?“不会的!”他笑着说。至于为什么“不会”,他正认真思索该怎么用英语去说时,去年被中乒协公派至法国担任男队教练的韩华小声在莱贝松耳边嘀咕了一句,法国小伙随即说:“Secret(秘密)!”

  这个词让人浮想联翩。对于莱贝松,之前印象中的陈梦是个“很年轻,世界前十,发球非常棒”的中国姑娘,但他真和陈梦一起配合参赛后,莱贝松现在认为陈梦就像“爷们儿”一样了。“她几乎什么都能做到。女选手如果很棒的话,在混双项目中就显得非常重要。”

  也许正因如此,本该在混双配对中起主导作用的莱贝松,竟在陈梦面前有些放不开了。“教练一直让他在场上要更‘open(放开)’一些。”陈梦说。比赛中经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陈梦在球台下面给莱贝松打手势暗号,这是一种场上“决策者”派头,在陈梦的“领导”下,昨天这对混双在正赛首轮中,仅用时16分钟就以4比0横扫一对巴基斯坦组合,四局比赛对手只得了8分。“和这样一位女搭档打比赛,我的目标自然是赢得一枚奖牌。”莱贝松说。

  其实不光是“跨国组合”的运动员会有“烦恼”,指导他们的教练员也同样如此。给陈梦/莱贝松担任中方场外指导的、国乒女队主教练孔令辉表示,如果这对跨国混双第三轮与中国组合闫安/武杨相遇,他可能会选择回避,“因为如果阎指导(闫安/武杨的场外教练)选择回避,那我们肯定也得回避,让他们在一种公平的环境下全力去拼。”

  千年

  等一回

  千年等一回,

  等一回啊,

  千年等一回,

  我无悔啊

  除了老牌儿的乒乓球迷外,能对“跨国组合”这个说法有点概念的人,都是因为看到了有关中国乒乓球“第三次创业”的新闻报道。不过,这一概念真不是中国的独创。在本届世乒赛上,中国选手与其他协会选手组成了4对“跨国组合”,但他们仅仅占全部跨国组合的八分之一。在本届世乒赛全部32对“跨国组合”中,尤以参加混双的选手最多,有20对,中国的两对只占十分之一。

  1997年曼彻斯特世乒赛男单首轮爆冷淘汰刘国梁的塞尔维亚选手卡拉卡塞维奇,这次就与立陶宛选手帕斯卡斯基宁携手参赛。“听到这个消息,我觉得我们非常不幸。”卡拉卡塞维奇谈到本届世乒赛允许“跨国组合”参赛时说,“因为2015年前,我们的实力非常强却不能一起比赛,现在我们老了规则却可以了。”

  卡拉卡塞维奇不是瞎掰,记者昨天在混合采访区遇到了一位来自塞尔维亚的同行,他聊起这一对欧洲“跨国组合”时说,“他们起码在一起有十多年了,可今天才迎来一起打球的机会。”这一对昨天也确实给中国“攻削组合”闫安/武杨制造了麻烦,直到决胜局4比6之后才功亏一篑。“我不认为这是最后一次,也许我们可以多尝试几次合作。”卡拉卡塞维奇说。

  印证“跨国组合”在本届世乒赛上点燃的热情,国乒总教练刘国梁也举了一例。“罗斯科普夫(德国队主教练)说起波尔过去练男双,经常是练一会儿就喊这儿疼那儿痒痒。”刘国梁说,“可这次波尔竟然主动联系中国乒协,要求和马龙组成‘跨国组合’,可见这种规则变化带来的吸引力。”

  风声

  若你看出我那无形的伤痕,

  你该懂我不光是好胜

  两年前的巴黎世乒赛上,中国乒乓球队丢掉了5个单项中的男双和混双,这让其他乒协尝到“久旱逢甘露”的做法。从这次出征苏州世乒赛国乒的中国队排阵看,在男女双打项目上的“跨国组合”,其展示意义居多,毕竟同时参赛的还有奥运双打配对张继科/许昕、李晓霞/丁宁,而混双则无疑希望中国与其他协会组成的“跨国组合”能有所斩获。因为国乒在混双项目派出的唯一国手组合闫安/武杨,犯了“攻球”与“削球”配对的双打大忌,两人在比赛节奏和站位上都有矛盾之处,昨天两轮比赛,首轮被逼入决胜局,第二轮又在局分0比2落后的情况下勉强逆转。

  刘国梁和孔令辉也表示:“最好的宣传效果,当然是跨国组合最后能够获得混双冠军。”刘国梁说:“我还和许昕开玩笑,你三线作战(男单、男双和混双),说不定混双是夺冠希望最大的一个!”孔令辉透露:“我们把名单提交给法国乒协,结果他们选择了自己双打最好的选手,还是左手,目的就是为了达到好的配对效果。”

  如果说两年前的巴黎,国球是为了让其他国家在世乒赛上“久旱逢甘露”,那么如今的目的无疑是为了让混双项目更好看,更激烈。“要抛开球员的国籍,就去看四个最好的球员打出最好的乒乓球。”刘国梁昨天如此给一些习惯看“爱国球”的球迷提出建议。当然,“跨国组合”也坚定了一些协会搞好本国组合的决心,因为中国队没那么强了,他们看到机会了。昨天混双连过两关的日本名将石川佳纯表示,自己本次比赛的目标就是奖牌。“其实‘跨国组合’不是目的,目的是让大家实力更接近,无论是选择‘跨国组合’还是坚持‘本土组合’的,都能看到赢得奖牌甚至是冠军的希望。”刘国梁说,“从这个意义上,搅和,搅和得越精彩越好。”精彩,才有人愿意看,才会有更多人愿意练。当然,这里不能不提的一点是,中国乒协正在力推混双项目进入奥运会。最后还用《风声》中的一句歌词为本文结尾吧!“半喜半悲爱本来是双面刃,是非由他们议论。”好大一盘棋,你懂的!(本报今晨苏州电)

  记者 李远飞J131

(责任编辑:从挪概)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