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电子游戏 >体育 >深足球员:大巴漏雨特帅车里打伞 去法院起诉 >

深足球员:大巴漏雨特帅车里打伞 去法院起诉

2019-10-30 02:12:18 来源:工人日报

  

  ■ “深圳红钻球员集体讨薪”追踪

  昨日上午10点,中国足协工作组抵达深圳红钻俱乐部,召集俱乐部全体人员开会商讨本周二该俱乐部队员“赛场讨薪”事件。工作组希望球员们在周六(19日)与北京八喜的比赛中不要罢赛,否则将受到处罚,此言论引起球员拍桌子抗议。球员们递交了俱乐部开具的欠条,并陈述了最近两个赛季的欠薪经过,提出希望补齐薪水,或者球员能恢复自由身等诉求。足协官员表示会进一步商讨,而球员们决定将于今日去法院起诉。

  深圳红钻俱乐部董事长万宏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正努力筹款,但19日之前补齐全部欠款几乎是不可能的。队员们则表示不会在乎中国足协的处罚,如果欠款不能补齐,还会罢赛。

  【讨薪】

  不逼到这份上不干这丢人事

  “你别闹,你们踢球的那么有钱,开什么玩笑呢。”球员于乐说,这是他第一次向朋友借钱对方的反应,与很多球迷看到他们举条幅讨薪的反应类似――至于穷到这个份儿上吗?于乐回答很干脆,真的至于,不逼到一定份儿上,绝不会干这么丢人的事儿。

  从上赛季中期至今,深圳红钻队员们已经很久不指望每个月拿到钱了。

  和老板谈?“他会告诉你,你的钱他帮你攒着,以后你有钱可以买他的基金,还说深圳足协欠他600多万,让我们帮他要这600多万去,他说这个钱要下来后就给你们发。”于乐,球员跟万宏伟完全谈不下去。

  想去足协谈判?于乐说大家想过,但是不行:“现在是俱乐部根本没人去管这件事,没人工作,俱乐部这些员工也欠了半年的工资没给,你要自己去,往返北京,再去中国足协、深圳足协弄什么手续,你球踢不踢了?”去法院?队员们当时还不想跟俱乐部撕破脸皮。不过,现在他们想明白了。要想解决问题,必须要走法律程序,大家一致决定今天就去法院。

  打横幅、比赛前30秒面对球门站着,这样极端的方法并非突发奇想,而是常年累积所致。“特鲁西埃在的时候,媒体一直说他脾气暴躁,其实是因为他压抑了太多。”

  于乐介绍,由于俱乐部欠酒店钱、欠餐厅钱、没有训练基地、经常被酒店人员轰出来、没饭吃、球队训练像打游击战。“我刚到深圳时10天换了4个场地,今天练完了,明天就不知道在哪儿练了,还得打电话通知。现在在大学里跟学生抢场地,学生都诧异说,你们不是红钻的吗,怎么跟这儿踢?”于乐说,最心酸的是深圳红钻队大巴车顶棚漏雨,下暴雨时特鲁西埃坐在座位上必须举着把小雨伞。

  【梦想】

  训练很刻苦,累了倒地睡

  就在6月底,为了迎接足协杯与鲁能的比赛,李毅带队进行了5天拉练。“因为有电视直播,而且我们觉得鲁能会不适应深圳的天气,大家想拼一拼。”于乐说,队员们明知道练得太狠,或者比赛中太卖力气容易受伤,并且受了伤也没人给治。即使这样的情况,大家还是愿意努力:还是希望能有其他企业接管,然后我们努力冲超。

  “如果当时比赛时间再长一些,我大概就会站在场上哭出来了。”于乐回忆7月15日的比赛时说,球队早早用完了3个换人名额,后面有队员受伤离场,深圳队只能7人应战,出于道义,鲁能在自己后场倒脚。“我是最后那7个人之一,站在那儿,看着这样的场面,那么多球迷围观,真是差点儿没有忍住。”儿时的足球梦想,当初投奔特鲁西埃的喜悦,希望能在万众瞩目的直播中抗衡的决心,在那一刻,全面崩塌。

  “在与鲁能这场比赛之前,大家都是很尽力的,练得也很苦,每次训练完之后,袜子、鞋都湿透了。最夸张的是一堂课下来我去称体重,能瘦下来5斤左右。每次训完练,全身都是湿的,不能上床,就往地上这么一坐,有的队员累得直接躺地上睡着了。”于乐说。深圳的天气,有时候高达40摄氏度,而且湿度极大,正常人在室外走几步都会大汗淋漓。不过已经适应了这里天气的于乐说,这也是他们的“主场优势”之一,再加上自身实力并不差,正常踢的话,冲超应该是没问题的:“去年欠了那么长时间的钱,半程的时候还第二呢,河南第一,我们半程才差他们一分。后半程就没钱了,就一直欠钱。打成都之前,我们已经罢训了,之前一周我们就练了两堂课。打河南的时候,我们又罢训了一周。中歇之后还是没见着钱,之后几个客场赛程,大家就没心思,就垮了(最后排第六)。今年一直也没见着钱,成绩也还可以,现在是第六名。”

  【现状】

  不是忍不住,是扛不住了

  之前提到日子艰辛,于乐可以安慰自己,算是一种磨练,可是看到生病卧床的妈妈,他再想不出宽心的办法。“我妈一身的病。我背井离乡就为挣点钱,现在钱挣不到,家人陪不到,挺不值得的。”于乐说。

  王洪亮说,球员其实已经到了回家都得算计机票钱的地步。“打客场的话,俱乐部得给定回深圳的机票,有时候我就让他们给我定回上海的,我回家看看老婆孩子,自己买一张最便宜机票从上海回深圳。”不过大部分时间,王洪亮只能通过视频跟妻儿见面。“我女儿才13个月大,有时候在视频里看着她,或者晚上睡不着看着她照片,会哽咽,会想哭,可是一个大男人,哭有什么用。”王洪亮说。

  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年初的时候,王栋添了一对龙凤胎,是早产,在医院保温箱里,一天医药费就要3000块钱,现在两个孩子花了50多万了。他给万宏伟打电话说养孩子都快养不起了,结果老万直接说没钱。去年任鹏父亲去世了,买墓地的钱都没有。

  “寒心。”这是刘帅对俱乐部的评价。由于球队医疗不到位,刘帅的膝盖在冬训中严重损伤,没钱手术,只能一边保守治疗一边踢比赛。“前前后后自己掏了两万多,我去跟俱乐部说报销的事情,他们竟然跟我讨论报销百分之四十还是五十,作为一名球员,因为训练受伤还不给钱治,在整个治病过程中,至少打个电话问问,但俱乐部没有问候过一声,这让人很寒心。”

  “去年年初,老板讲,今年冲超,资金已经准备充裕了。然后欠两三个月的钱,队员一罢训,老板又来了,说谁谁欠他钱没还,然后说到六月份就一切正常了。六月份又没钱,然后扛到十月份,十月份又扛到春节。”于乐说,大家不是忍不住了,是真的扛不住了,队里像刘帅这样伤了自己花钱治的、像王洪亮这样需要养家糊口的……都无法继续扛。

  新京报记者 田颖 深圳报道

  专题摄影/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责任编辑:咸肷)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